探访美国军方的秘密智慧手机专案(下)
时间:2020-07-12 出处:发明现实
如何用手机应用赢得战争TransApp 并不会让 iPhone 投射出全息图像(真是可惜),而是为军方的战略行动提供一套全新的解决方案,这需要为各种不同极端环境下执行任务的士兵提供各种不同的工具。在过去,因为安全原因,开发这样一套解决方案和应用工具面临多层的监管,所以困难重重。然而现在,Doran
探访美国军方的秘密智慧手机专案(下)
如何用手机应用赢得战争

TransApp 并不会让 iPhone 投射出全息图像(真是可惜),而是为军方的战略行动提供一套全新的解决方案,这需要为各种不同极端环境下执行任务的士兵提供各种不同的工具。在过去,因为安全原因,开发这样一套解决方案和应用工具面临多层的监管,所以困难重重。

然而现在,Doran 正在将消费级的解决方案应用到军队作战的环境中。如果一个士兵或者政府官员产生了任何可以提高他们工作效率的想法,他们便能够提供开发出用来提高效率的这款应用所需要的要素。目前 TrasApp 项目的资金已经要烧完了,所以他们正在专注于创造出一套开发相关的应用程式的流程,军队和执法部门能够将自己的想法变成手机应用程式。

探访美国军方的秘密智慧手机专案(下)

我在会议室接触到了更多的团队成员时,才更加明白了他们到底正在做什幺。然后我们从会议室走出来,通过一个小型的拆弹机器人,走向了主工作室。

在那里,以墙上的巨大的绿色 Android 机器人贴纸为背景,二十多个人在埋头敲着程式码。在角落里,一个高个子少年戴着一部 Oculus Rift 东摇西摆,活像一个丢了眼镜的老头,实际上他正在为坦克兵开发 VR 训练模组。另外一边,一个年轻的女孩戴着改装过的 Google 眼镜,盯着她的笔记型电脑嘴里念念有词(DARPA 不愿透露她正在开发的专案是什幺)。这是我不曾想到自己会在国防部看到的画面。

「这个办公室看起来更像个育成企业。」我不由得笑着对身边的人说。

「这正是我们想要的效果。」同行的一名研究员同样笑着回答。

「是的,我们不打算成为一个量产技术的农场,我们只会探索更好的解决方案。」Doran 接过话说道。

然后,Doran 表示在军方的工作流程繁複但不得不去面对。札克伯格尽可以大胆的鼓励他的员工打破条条框框,Doran 团队的开发却面对很多限制。智慧手机对出没于办公室或者公园的人来说是有趣并且有用的,但是对于士兵来讲却可能意味着额外的负重和精力的分散,这些因素必须考虑进去,实际上他们携带的每一克的装备都要经过精确的计算。

这也对开发人员提出了极高的要求。Doran 解释说:「这些人开发的专案都要被用在真实的战场上,他们中大多数人没有被人用枪瞄準过,他们的用户却有这样的经历。」

因此,TrasApp 的开发者会同真正战斗过的士兵一起协作来改进这些应用。开发者还需要参与「饑饿游戏」式的真实场景训练,让他们在极端的环境下实际测试自己开发的应用,儘管不是真正的战斗,但这绝对比敲程式码要紧张刺激的多。

军队本可以在战场上使用更多的行动应用,不过当 DARPA 的研究员们已经出色地搭建好新应用的生态系统时,TrasApp 专案的资金便用完了。之后军队将接管整个专案,这意味着维持和改进这些 App 的工作将取决于军队,军队有可能聘用同一批研究人员继续开发,也可能完全放弃这个项目。不过从 Doran 描述的未来来看,他们的工作成果应该可以派上一些用场。

拯救生命的行动应用

当我们绕着办公室走了一圈后,我终于有机会坐下来试用一部战场用智慧手机了。整个体验过程比我想像的要熟悉很多。这部三星手机就是那种你随时可以在 BestBuy 买到的那种。儘管能够有一些底层的改动,这个 Android 系统看起来和其他的 Android 系统没什幺差别,并且所有应用都有精美的图标。

探访美国军方的秘密智慧手机专案(下)

Doran 让我点开地图应用,表示这个地图是所有应用中最重要的。它看起来有点像 Google 地图,但是功能多了很多。简单来说,这个地图像一个平台,可以在上面运行各种外挂程式,从绘製任务计画到追蹤无人机都可以实现。一个相关的应用叫做 TransHeat,用来记录士兵的行蹤,这样便可以获知哪些路线已经被探索并确定是安全的,哪些路线可能隐藏有危险。另一个叫 PLI 的应用则被用来避免友军的火力误伤的,在军队中被称作「蓝军追蹤」。

探访美国军方的秘密智慧手机专案(下)

在这些应用中,一个叫做 WhoDat 的应用吸引了我的目光,Doran 把它描述为「一个士兵协作完成的战略图」,但是我认为它更像是个战争版的 Facebook,它能让士兵在任务前或战场上知道自己的队友是谁。Doran 说:「你可以用这款应用发布照片,并留下相应的评论,从而让战友知道自己身边的环境和敌人的分布情况。你也可以把他们在照片上归类,比如友军、敌军、待清除目标或者联合国部队等等。」我并不清楚这些照片是否会被上传到中心资料库,但是通过 Doran 的描述来看应该会的。

在这台设备上的还有给狙击手使用的弹道计算器,和一个叫做 WAM 的武器和弹药的使用手册,能够跟蹤人员和装备的 Trip Ticket,测量辐射水準的 GammaPix 等等。最重要的是,其中大量的应用可以脱离网路使用。

这个时候,我发现到 Doran 还没有吃他一直带着的午餐,我从来没有遇见过想像他这样全心投入自己的工作的政府雇员。接着我听 Doran 讲他在阿富汗收集使用 TransApp 的士兵的回馈。我同这几个年轻的士兵进行了一些交流,他们大多二十出头,在过去的五年时刻把智慧手机放在口袋里,然后突然被告知要去拿着「二战时期使用」的无线电服役。想像一下当他们发现军队发给他们的是三星手机而不是无线电时会是多幺的激动吧。

即使考虑到 Doran 的成果和 TransApp 取得的进展,美国军队在可预见的未来还是会携带那些笨重的无线电。不过随着军队相关经费的充裕和对安全需求的增加,智慧手机最终必然会走上战场。而看到军队不断的研发新技术让我很欣慰,在华盛顿的这个未来实验室里,开发者正在以自己的技术和创意拯救战场上的生命。

我离开 DARPA 时头有点昏,可能是因为酷暑,也可能是因为我刚刚花了四个小时谈论战争。总之我一下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所以我像平常那样把手伸进口袋,摸到了冰凉舒适的手机,打开 Google Map 找到了回家的路,我之前从未有过这种被惯坏了的感觉。



上一篇: 下一篇: